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如果選擇一支有人性的手機,是消費者選擇了一種人性的生活方式,那麼當一個品牌選擇了一家血汗代工廠,他們選擇的又是什麼?

專訪洋華光電遭違法資遣員工 24歲單親媽媽小洽

張貼者: 江奕翰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2010/05/04 新聞你來搞

基層心聲2~「抗爭是為我兄弟!」
--專訪洋華光電遭違法資遣員工
24歲單親媽媽小洽

洋華光電產業工會  勞工光電產業失業爭議裁員2010洋華光電違法資遣KarlMarx
問:妳好幾次參加工會的抗議,都在街頭放聲大哭,工會去101大樓的HTC發表會,妳一個人跑進會場裡面陳情,為甚麼要採用這麼激烈的方法?
我只會哭而已啊。想到公司怎麼對我們,真的很生氣。除了跟著大家出來抗爭,也不知道怎麼辦,很想讓全國勞動者和政府官員知道,不可以這樣對我們。這種心情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只能用全身的力氣大哭,希望能傳達給其他不認識的人知道我們的處境。
因為我在他們發表會外面的時候,想到我們加班做成這樣,裡面卻在風風光光發表新手機,就情緒很激動,結果我們在外面陳情,等了很久都沒有人出來接受陳情書,我就進去裡面,哭著對著宏達電的人說:『你們如果不派人出來跟我們談,我就死在101裡面給你們看。』她們都嚇壞,覺得我瘋了,可是我沒有瘋,我只是想知道,今天到底有沒有人可以出來給我們一個答案?真的好不甘心。後來宏達電的公關跑來安慰我,她答應我,會把我們的陳情信轉給王雪紅理事長。其實我一直也好想買一隻HTC手機,我覺得好漂亮,可是捨不得買,想不到最後竟然會來這裡抗議。
我女兒今年6歲,在電視上看到我哭,回家就笑我:「馬媽,妳幹麼哭,你要像我一樣勇敢。」我說:「他們不給我加班費。」我女兒說:「那裡不是有警察,妳交給警察處理就好啦,幹麼哭得臉紅紅。」女兒童言童語讓我笑,笑完又想哭。
問:為何進入洋華工作?
進洋華之前,我在加油站做了兩年多,我業績很好,一個月就賣出一百多張會員卡。後來只是客人逆向行駛,我叫他不要走錯車道,被客訴就被開除了。那時候我女兒3歲,我已經失業了一陣子,想有份收入讓她上幼幼班,就看報紙找工作,可是我能找的工作也不多。後來看到洋華在徵人,上面寫的福利、薪水、分紅,看起來待遇不錯,去應徵就被錄取了。
我在洋華從來不挑工作,印刷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大部分時候班長都會派我去支援別人。剛在洋華做的時候,真的很期待年終可以分紅,所以辛苦了一年發現沒分紅的時候,我氣得差點想破壞設備。後來我安慰自己,想說公司可能沒賺錢,結果,你娘咧,公司那麼賺錢,還不願意發給我們員工。我們也不會要求公司分紅我們幾萬塊,就算幾千塊也好。今年大陸廠的勞工,公司年終發了人民幣5元,這個錢一隻雞都買不起。然後今年越南又擴了一兩廠。
我的感覺是,三、四個國家的工人在幫你洋華賺錢,你沒賺錢可以這樣一家開一家嗎?還不是靠我們這些工人在幫你做事,才能賺錢,沒有我們工人,董事長你可以自己做嗎?有一個建教生是一個小女生,感冒去看醫生才發現自己得了H1N1,公司也不處理,只是叫她自己休息,問題是她一個高中生離鄉背井在桃園工作,人生地不熟,又不能回宿舍,是要去哪裡休息?她家在雲林,也不敢回家,怕傳染家人,公司不安置她,老師也不幫忙。那時候我開車載她在桃園繞來繞去,到處去找病房,氣得都哭了,覺得為甚麼她像條狗一樣被丟來丟去。
問:為甚麼要加入工會?
我們這群最底層的助理技術員休息的時候都會一起抽煙,大家感情很好,像兄弟姊妹一樣。後來有人說要組工會,叫我加,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工會」,還傻傻的問:「工會是幹什麼的?」發起的大哥跟我說:「爭權利啦。」我問說:「爭什麼權利?」結果他就堵我一句話:「妳加入就對了啦,要不要加,一句話!」我是一個很重義氣的人,我的朋友有事情我都會出面處理,所以只要是挺朋友的事我就不會多問,就加入了。
後來跟著他們一起開會,我才知道,原來公司之前加班費的算法,少給我們這麼多錢。我知道了以後就很生氣,因為我都有跟那些外勞、外籍新娘一起工作,我們洋華外勞也好,正職也好,都是拼死拼活在加班。他們的小孩都很小,有一次我在公司餐廳看到一個越南新娘的小孩,他媽媽在加班,他跑去飲料販賣機前面等了好久,期待一瓶飲料會掉下來。我看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就拿了20塊幫他買一瓶飲料。心好痛,這個小孩才幼稚園的年紀,講真的,洋華公司有八樓,如果小孩子亂跑掉下來怎麼辦?
所以我後來會挺工會,主要就是因為公司對外勞和建教生太機巴了。我去支援的時候跟外勞上班快一年,她們心情不好都會找我哭,說他們的薪水被扣得剩下很少。報廢品公司要叫他們賠,一片報廢就扣210,曾經有外勞遇到整批貨報廢,也不能證明是她的錯,那個月的薪水就被扣了一兩萬。我當場聽了就火大說:「雞巴毛做什麼洨,公司有沒有人性啊他媽的,你坐飛機飛那麼遠來這裡拼死拼活,為了賺一點生活費,公司還他媽的扣你這麼多錢!妳的錢是要拿回越南養家的耶!」結果外勞還嚇到,說:「妳怎麼比我們還生氣?」
現在我更生氣,才知道原來你娘咧公司A我們的加班費,還跑去中國越南設廠。我自己每個月加班也差不多105個小時,週六週日都有來喔,結果拿到薪資單一看,竟然只有兩萬九耶!後來過年前的那個月,我整個月下來只休了2天,結果終於領到三萬四。經理有時候會說,如果做哪幾天就有加錢,可是到最後領薪水的時候,常常也只有2萬7-2萬8,我真不知道這薪水怎麼算出來的,也沒寫明細,也不知道為甚麼這麼少,去問班長是扣哪條錢,也沒有人能回答。
從頭到尾就是扣扣扣扣扣,不知道在扣三小。每天都上12個小時,如果只上八小時要下班,還糙他媽的在那裡機機歪歪問理由。所以我一開始是為了挺朋友,後來真的覺得為了一個「理」字,我本來不是真的很度爛公司,可是公司卻因為我們組工會就資遣我們,我卻覺得工會做的事情沒有做錯。
問:為甚麼妳才24歲,沒結婚,卻有一個6歲的女兒?
我國中沒畢業,做過麵包工廠、手機廠、加油站,都做不久,自己身上還背了七八百萬的房貸和卡債。17歲那年我遇見我女兒的爸爸,他是個警察,年紀很大了,還有家庭,所以我決定和他分手,卻懷了他的孩子,在那之前我已經流產過兩次,好幾年都過著動盪不安的生活,所以發現懷孕的時候,我心裡突然有一個想法:「我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跟她好好過生活。」因為我女兒,我第一次想要定下來。不信任男人,也沒有遇到好對象,這幾年我一直單獨撫養她。我女兒長大一點以後,會問我:「馬嘛為甚麼我們家沒有把拔?」我都會笑著跟她說:「馬嘛只要妳就好,馬嘛不要男人。」
問:為甚麼不信任男人?
我兩歲的時候,生父有外遇,我媽媽就跟他離婚,經過外婆的介紹,嫁給現在的爸爸。想不到卻是我們全家人惡夢的開始,他在鋼鐵廠上班,外表老實,卻是個自私的人,不疼老婆、不疼小孩,還會打人。我的身上有很多煙疤,都是小時候他心情不好就拿煙燙我。晚上他會叫我陪他去上廁所,他就把我反鎖在門外,讓我淋雨到天亮。
我爸賺的錢很少拿回家,都是靠我媽背著小孩到菜園裡種菜種金桔,養雞鴨鵝來支撐這個家,有一次我媽跟賣雞的阿伯講話,我爸懷疑他們有一腿,就要打她,我那時候很小,衝上去咬我爸,被他一拳打到鼻樑流血。後來長大了一點,我曾經懇求他:「不要對我那麼兇好不好?我都有把你當爸爸,你可不可以疼我?」他回我一句:「妳又不是我生的,我憑甚麼對妳好?」我發育的時候,他還想侵犯我,偷摸我身體,我跟我媽哭訴,我媽不信,我用手機錄下繼父騷擾我的話,我媽才去跟他大吵,他說:「摸一下會少一塊肉嗎?」
到上國中的時候,我已經對他徹底絕望,經常跟他吵架,每次被他逼到快崩潰,經常幻想去五金行買刀殺他。我求我媽離開他,但我媽跟他生了兩個兒子,想給我弟弟一個完整的家,結果我弟也很討厭他。
因為家裏找不到溫暖,從小我就知道要靠自己才能活下去,國小我就從家裏的菜園摘菜,放在籮筐裡,挑去觀音的市區沿街叫賣,國小到國中的學費、生活費就是我自己這樣賺來的,中午沒錢繳營養午餐費,我就走一公里的路回家,拿冰箱裡的冷飯泡醬油、泡糖水吃,再走回去學校上課。我氣我媽不跟他離婚,就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家,國小五年級開始我就開始住在我乾媽家,下課就跟朋友混在一起,所以朋友之間的那種感情,對我非常重要。
因為這樣長大,我以前的個性真的很烈,走在路上只要人家多看我一眼,我就會衝上去跟人家幹架,現在生了我女兒就比較不會了。後來出去上班後,我的心願就是可以帶著我媽、我女兒永遠離開我爸,不要再受人欺負。
後來認識了一個男朋友,他是個混混,不務正業,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才國中,但是他對我很好,也不准我碰毒品。他家住在永安,每次我被我爸打,我就會哭著從觀音走好幾公里的路,走到永安去找他。想不到交往了一年多,他就因為搶劫被抓去關。我還記得他去搶前幾天,我有跟他說:「北鼻,你買衣服給我好不好?」他說:「好,過幾天有錢就去買。」過幾天他果然帶我到中壢買衣服,那時候好快樂,沒想到是用搶來的錢去買的,那件衣服我到現在還留著。
他被判緩刑關了九年,出獄以後還記著我,叫我回到他身邊,我已經有了我女兒他也不介意,我很感動,想幫助他重回社會,每天都買報紙給他看,開著車帶他到處找工作。只是沒人肯用他,過了半年多,我發現他竟然開始販毒,二話不說就帶著女兒離開他,把手機都換了。我其實很傷心,是真的愛過他,只是我想給我女兒一個平穩的生活,不能再跟著他過躲警察的日子。
問:現在公司用業務緊縮的原因資遣妳,為甚麼不另外找個工作,照顧妳女兒,而還要跟著工會到處抗爭?
我本來想退了,想說算了。縣政府幫我們開了三次協調會,第一次副總來的時候說:『再給他一次機會,會跟董事長談』我想說,那就再聽聽看公司怎麼說,後來公司每次開會派來的人,不管我們說什麼,都說他不能決定,也不能答應任何條件。我就一把火,心想:「你不能決定那你來幹什麼?」覺得公司好像把我們當成三歲小孩在哄,根本不是認真要跟我們談,我超不爽,就決定留下來跟他搞到底。抗爭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了爭大家的一口氣。
問:那你覺得作工會,到底有沒有差?
有。至少我有看到,因為工會的壓力,公司現在很多待遇都改善了。現在假日都不敢叫我們留下來加班、女生晚上要加班還要簽同意書。以前只要請生理假,就會扣全勤,肚子真的很痛的女生,班長還會罵她:「肚子痛忍一下就好、吃藥就好!」現在公司都會讓女生請生理假了。我不後悔組工會,只要能讓現在留下來的員工享有福利,我覺得我被資遣我值得。從小,我就想幫助比我更弱的人,作工會是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能夠幫助最多人的一次。幫大家討到加班費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成功的事。
(採訪整理:Ms.Pu)
洋華光電工會部落格:http://yfotu.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