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如果選擇一支有人性的手機,是消費者選擇了一種人性的生活方式,那麼當一個品牌選擇了一家血汗代工廠,他們選擇的又是什麼?

【香港商報】兩岸三地師生調查9城12廠:富士康更像集中營

張貼者: 江奕翰 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2010年 10月 09日 09:05 中國窗


【香港商報】訊 今年1月至8月期間,富士康科技集團陸續發生了17起自殺事件,造成13死4傷的慘劇。如今,公眾對「跳樓事件」的討論已漸平息,但外界對於80餘萬富士康員工的境遇,對於其管理運作模式的關注一直都沒有停止。今年6月-8月底期間,來自兩岸三地20所高校的60多名師生對富士康的大陸工廠進行了實地調查,并撰寫出《富士康調研總報告》,揭露了一系列驚人事實:濫用學生勞動力、嚴苛的規訓與懲罰、漲薪「明升暗降」……

濫用學生勞動力

調查報告稱,在富士康的幾大廠區,均存在大量非法使用職業技術學校學生工的情况。在某些車間,學生工使用率竟高達50%。

報告稱,大多數的暑期學生工是實習2個月,也有相當一部分是6-7個月,少數為1年,時間最長的學生工簽訂的合同期限為2年。絕大多數實習生底薪與正式員工一樣,都是每月1200元。總體而言,富士康的學生工除了身份與正式工人不一樣,在簽訂勞動合同與購買社會保險方面沒有享有正式工人的待遇以外,工作時長、工資和加班費、從事的工種、勞動環境等與正式普工完全一樣。

加班月均83.2小時

調查發現,富士康工人工作時間過長,加班時數超出法律規定。為了保證機器24小時運轉,富士康實行「黑白兩班倒」,日班工人的工作時間是8:00-20:00,夜班工人相反。問卷數據顯示,工人月平均累計加班時間為83.2小時,嚴重違反《勞動合同法》每月最高加班不超過36小時的規定。

條例與暴力約束工人

在《富士康科技集團員工手冊》里,僅僅懲處的規定就有127條之多,懲處的方式包括從警告、記過到開除處分等。

另外,僅在富士康龍華園區,就有超過1000名保安在維持內部秩序,保安系統是富士康管理制度的執行者。在富士康,保安打人的事件時有發生。

在宿舍安排上,同鄉不會被安排在同一個房間,一個車間的同事也不會住在同一間宿舍,使得工人之間在生產之外的生活關系和社會關系被完全割裂,工人除了孤獨、無助只剩下冷漠。在深入訪談中,受訪者亦表示:「沒聽說過工會是干什麼的」。

工傷瞞報謊報時有發生

調研組走進工業區附近的醫院,深入訪談了10餘名工傷患者和職業病受害者,結果令人震驚。調查發現,在職業安全方面,電鍍、冲壓、拋光等車間工作環境惡劣,職業安全隱患諸多,工傷頻發;此外,工傷瞞報謊報、處理不規範等問題亦十分嚴重。

在調查結論部分,報告指出,正如工人們所形容的,富士康訓練了他們的身體,改變了他們的性情,格式化了他們的頭腦,禁錮了他們的思維。尽管每個人的抗壓能力和解壓方式不同,但是他們都無可避免地被富士康改變了、改變著。「壓抑」、「累」、「空虛」構成一個新時代工人集中營的精神面貌,囚籠般的生產和生活遮蔽了他們探視事件真相的雙眼,麻木了他們的同情心,減弱了他們自我保護的意識,毀壞了他們的社會性。對工人而言,富士康更像是一個新時代專制主義的集中營。

據悉,本次調查涉及富士康位於深圳、南京、昆山等9城市的12個廠區。調查采用問卷與訪談相結合的方法,共獲得有效問卷1736份。據悉,進入工廠做調查并沒有獲得富士康方面的回應,因此,本次調查主要在工廠圍牆之外的生活區和公共空間進行。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藍博


全文轉載自香港商報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