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如果選擇一支有人性的手機,是消費者選擇了一種人性的生活方式,那麼當一個品牌選擇了一家血汗代工廠,他們選擇的又是什麼?

[蘋果 ]hTC反映的全球困境(徐挺耀)

張貼者: Yu-Hsuan Chou 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原文網址: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814/34438312/

hTC反映的全球困境(徐挺耀)2012年08月14日

因為經濟部長替hTC請命,希望國人多買hTC手機,評論hTC何以至此也變成新聞界全民運動。事實上不只hTC,其他台灣終端廠商ASUS和acer也是正在艱苦的奮鬥。


其實這些困境是全球性的,RIM黑莓機是一家加拿大廠商,它的衰退狀況比hTC還要慘,同時市佔下跌還有一大票難兄難弟如NOKIA之類過去的霸主,更何況其中LG也是韓國大廠,除了這些大廠過去表現都很優秀現在卻很慘之外,實在看不出這些廠商的國籍有何影響。

會造成這一切主因科技業的大規模典範轉移已發生。我們可把它看成兩個階段,2006年之後的web2.0大潮帶來的第一階段典範轉移,這階段的革命者就是YouTube、facebook等新型態網路廠商,這階段的典範轉移多數的電子業廠商都是受益者,2006年全年PC出貨量是2.3億台左右,2011年已經到了1年3.5億台多。acer和ASUS在這階段也成長驚人。

買國貨救不了廠商

但蘋果iPhone帶來的移動互連網革命卻很快帶來第二階段的典範轉移,這個革命似乎是提早發生的,如果手機還是控制在NOKIA之類的廠商手中,似乎不會這麼快速,也不會這麼異質。這波革命的受益者是軟體開發商,釋放了巨大的生產力,讓全體消費者都受益,我們可以用LINE之類軟體打免費簡訊,用手機玩憤怒鳥,一邊開車一邊用iPad上的地圖導航。如果在舊的體制內,芬蘭的阿宅兄弟根本不可能在很短時間讓憤怒鳥彈向世界各地。這波第二階段的典範轉移的受害者就是前述電子廠商以及其體系,因為這波革命產生的價值多流向蘋果的體系。影響之巨大連電信商都可以說躺著也中槍,它們的語音服務跟各種賺錢的加值服務快速的被取代,更不用說那些買了iPad就不買小筆電的消費者對產業的衝擊。整個產業鏈現在還在調整面對新的環境。 

在這種情形下,無論hTC或acer的領導人多有作為,都面臨一個很難改變的環境,就是蘋果這邊的所有產品都注定跟其他的電子終端廠商無關,但蘋果在終端上幾乎有全產業鏈布局,把最貴最值錢的市場分額分掉,手機上的Android陣營(以及PC上的微軟陣營)又得讓剩下的電子廠商來分,這還包含許多更適應新環境的闖入者,市場變成一個擠得不像話的紅海。而且更糟糕的是這波移動互連網的典範轉移才剛剛開頭,全世界所有大廠也都在摸著石頭過河,我們除了能確定蘋果還有一大段時間的好年冬,其他大廠明年會怎樣,也沒人猜得到。 

所以對hTC等廠商現在困境的討論只是對答案的解釋,即使它們可以避開造成眼前困境的這些錯誤,在這種狀況下也很難有什麼特殊的作為。接下來的應對能力才是本質問題,也超出單一廠商可以應對的範圍。經濟部該做的事絕非呼籲國人要買國貨,在典範轉急的情境恐怕也救不了廠商。

作者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