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如果選擇一支有人性的手機,是消費者選擇了一種人性的生活方式,那麼當一個品牌選擇了一家血汗代工廠,他們選擇的又是什麼?

[苦勞] 工時長 打壓工會 幹部赴伯朗咖啡諷「血汗咖啡」

張貼者: Yu-Hsuan Chou 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原文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5108


工時長 打壓工會 幹部赴伯朗咖啡諷「血汗咖啡」

2013/07/28 苦勞報導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綸

以罐裝「伯朗咖啡」及咖啡店聞名的金車企業,傳出旗下「金車物流」司機工時過長,導致疲勞駕駛,以及管理階層利用調度車趟權力打壓工會的消息。今天(7/28)金車物流公會與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等聲援團體,前往伯朗咖啡館台科大店抗議,並將紅色染料塗抹在玻璃窗上,以「血汗咖啡」諷刺在台灣企業形象良好的金車產品,並要求據聞在同一棟大樓內的管理階層出面對話;不過經過約1個小時,資方並未出面,工會則揚言發起下一波行動。

工會與聲援者以塑膠桶把「伯朗咖啡」浸泡在紅色顏料裡,指控金車物流剝削司機,賣的是「血咖啡」。(攝影:孫窮理) 事先進入店內的抗議者把雙手塗紅,在窗戶上印出「血手印」。(攝影:孫窮理)「伯朗咖啡,血汗風味」。(攝影:孫窮理) 資方高層完全不出面回應,伯朗咖啡北科大店的幹部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被媒體追到角落,無法回應。(攝影:孫窮理) 

為阻止抗議者進入店內,警方一度舉牌警告,並組成人牆堵住店門口,使咖啡館無法進出。(攝影:孫窮理)

因為「椎間盤凸起」,身上仍帶著治療用護具、金車物流工會監事柯恢悟才剛開過刀,目前因職業病留職停薪,為了今天的抗爭,特別吃了加重份量的止痛藥才能久站。「椎間盤凸起」是司機駕駛長期工作後,經常發生的職業病;柯恢悟表示,長期以來,金車物流司機每日工時長達12小時、甚至長達16、17個小時,甚至發生24小時都在工作的狀態。工時過長的現象經過檢舉,桃園縣勞動及人力資源局也對金車開罰,不過公司高層親口對工會說「金車有的是錢,不怕它罰」;而在職災的責任上,柯恢悟表示自己的職業病已經經過鑑定確認,但是資方至今不願意負起職災責任,只同意先給予半年「留職停薪」。

金車物流運送的主要物品是包括伯朗咖啡、波爾茶這些商品,目前公司旗下有30多部連結車;5、6年前司機組織工會,按《工會法》30人才能組織工會的規定,當時差不多所有司機都加入工會。柯恢悟說,現在這個主管,去年(2012)5月上任後,要求司機不可加入工會,參加工會的人,就會排給他「比較累、比較不容易賺的車趟」。

公司計薪方式,與一般客貨運業類似,底薪只有1萬2千塊,之後用「獎金」之類的名目往上面加;而「車趟獎金」是以車趟計,換句話說,花較長時間才能完成的車趟,司機一天能跑的車趟減少,「車趟獎金」也就跟著減少;在這樣的操作下,參與工會的成員每月收入比起配合主管要求的人,少了2、3萬左右;在這種情形下,參與工會的人越來越少,現在只剩下幾個幹部。

工會提出「合理分配車趟」、「停止打壓工會」、「防止過勞駕駛」等訴求。目前工會成員認為,打壓動作主要是出自「主管的意志」,金車集團的董事長李添財只是「授權幹部」,讓他這樣做;不過經過今天抗議行動,公司方面並沒有任何人出面,也沒有任何回應。工會與聲援團體表示,金車若不正面回應,或者繼續打壓工會,將發起下一波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