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如果選擇一支有人性的手機,是消費者選擇了一種人性的生活方式,那麼當一個品牌選擇了一家血汗代工廠,他們選擇的又是什麼?

[新生代] 【2015年富士康报告】调研概况与核心发现

張貼者: Yu-Hsuan Chou 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点击下载文件:2015年富士康工资工时与企业管理现状调研报告.pdf


调研概况
   
2015 月初,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郭军在全总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出,“富士康等企业长期违法安排劳动者长时间加班,致使部分劳动者出现各种心理健康问题,导致过劳死或自杀现象时有发生”。面对全总的公开批评,富士康公司公开回应称“我们不完美,但请关注我们的进步”。在声明中,富士康承认存在员工加班的事实,不过对于郭军的点名批评并不认同。富士康表示,由于郭军先生从未来过富士康的任何一个园区,没有到过富士康进行实地调查,并不了解情况,因此在员工加班与过劳死或自杀现象之间建立的因果联系难以服人。为此,富士康向郭军书记发出邀请,表示希望郭军“能够‘走到基层’,了解企业和员工的心声,监督企业的不足”。
作为电子产业代工企业的龙头及苹果产品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历来备受人们的关注。尤其是2010 年出现的员工连环跳楼事件,更是使得富士康常常被作为典型提及,经常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而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快速扩张成为拥有超百万用工规模背后所采用的管理制度与手段也逐渐被披露出来。从2010 年起,高校师生关注富士康调研组一直对富士康的用工情况、管理制度、工资工时、职业危害以及工会等情况进行持续关注,通过深入调研并连续四年发布调研报告,全方位披露富士康工人的生存境况及企业管理状况,以期促进工人处境的改善。五年时间过去了,富士康到底有没有做出改善?带着这个问题,“新生代”ilabour 课题组师生于2015 月初再度走近富士康,“走到基层”,倾听一线工人的声音,聚焦于其劳动条件、工资工时、企业管理和工会运作,希望通过真实的数据和详实的访谈,向社会公众呈现今天的富士康及其工人的真实状况,以此揭示当今中国企业的劳动用工状况和企业管理现状。
此次调研历时一个半月,调研范围包括郑州、深圳、成都和重庆四个厂区,共完成有效问卷592份,其中郑州厂区179份、深圳厂区202份、成都厂区161份、重庆50份,访谈案例50余个,调研要点主要聚焦在工时、工资、工厂管理以及工会等方面。
我们希望通过此次详实、真正面向一线基层员工的调研,向社会公众展示一个工人眼中真实的富士康,全面揭示富士康自2011年以来在工作时间、工资增长、管理制度以及工会运作方面的变化,使全社会对这一全球最大代工厂有一个客观而真实的了解。同时我们也希望这一“走基层”的努力,为社会公众、公共媒体、工会以及政府的监督监管提供参考,为改善数以百万计富士康工人乃至整个制造业农民工的处境、构建和谐劳动关系贡献力量!
调研核心发现

此次调研主要集中于工时、工资、工厂管理以及工会情况,下面将主要从四个方面对此次调研的主要发现进行概要性介绍,并将在正文中通过数据和访谈案例呈现。
一、富士康工资增长陷入停滞,明升暗降致工人实际收入下降
自2011年以来,富士康基本工资的增长便陷入停滞,其累计增长幅度远低于同期CPI涨幅;同时又通过取消“包吃包住”、生活补贴、多种奖金的方式,使工人到手的实际收入下降。富士康工资近些年的名义停滞与实际下降,既非其向媒体所宣称的那样大幅增长,也与其利润的大幅度增长形成鲜明对比。
二、富士康工人超时加班情况普遍,最高加班时数高达160小时/月
工人加班最多月份平均加班时数达80小时。在生产旺盛的10月份,四成左右的工人反映其加班高达81-120小时,甚至有工人的每月加班时数达160小时,出现了“十三休一”、“三十休一”的情况,严重违反了劳动法中关于加班时数的规定。同时,富士康的夜班制度、夜班补贴过低、频繁随意调休等问题也非常严重。
三、加班管控成为富士康惩罚工人和变相裁员的常用手段
富士康执行的加班管控,对一线员工没有任何实惠,却成了惩罚、压榨和变相解雇员工的手段,如安排“零加班”来惩罚投诉工厂问题的员工、通过强制调休来刻意缩短工时和减少加班费支付、缩短工时同时加大产量和劳动强度进一步压榨员工劳动、有产能却不安排加班逼迫员工主动辞工等等。
    四、富士康管理制度的非人性化现象仍然严重
面对媒体和公众的持续监督,富士康在非人性化管理上没有改善,仍然执行具有富士康特色的一系列管理方式,如粗暴管理、辱骂员工、静音生产、严苛安保、严控请假、义务加班、猛加产量,也在女职工保护、职业安全保护、工间休息等制度执行上存在诸多问题,甚至发生员工“被请事假”、被克扣工资的严重违法行为,严重侵害了工人权益和劳动尊严
    五、富士康内部执行的“支援”、“分流”、“派遣”政策涉嫌违法
富士康对工人普遍执行“支援”、“分流”和“派遣”政策,用尽各种强迫手段任意调动工人的工作岗位,存在严重的用工安全隐患。当生产经营存在极大变动的时候,不采取法律上正规的裁员手段,而通过强制“分流”来强行变更劳动关系,拒绝支付相关经济补偿。另外,调研也发现富士康涉嫌违法使用派遣工,并不规范地将员工大范围向外厂派遣获取利益。
    六、富士康工会选举存在严重违法舞弊行为
富士康深圳园区于2015年3月份开始进行事业处工会及基层工会小组的选举,然而调查中发现这次选举存在严重的违法舞弊行为:未经会员投票便已出选举结果,会员想参选却无法报名,投票过程弄虚作假糊弄员工,不遵守正式的投票流程规则,未进行广泛的选举前宣传动员,选举监督形同虚设,等等。种种乱象严重损害了法律尊严,侵害了员工民主参与和选举工会的权利。
七、工会履职舍本逐末,工资协商如同儿戏  
    富士康工资增长陷入停滞甚至出现下降,其背后凸显出工会在关系员工切身利益问题上的不作为。此次调查发现富士康工人几乎未曾听闻每年都要进行的工资集体协商的任何消息,职工代表大会更是形同虚设,所谓的工资集体协商也流于形式,无助于工人处境的实质性改变。
本报告接下来将主要从工时、工资、工厂管理以及工会等分四章对上述问题进行详细、的展示。

原文網址:http://www.ilabour.net/html/xxyj/dcbg/3774.html